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姦得欲仙欲死(三)

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姦得欲仙欲死(三)

时间:2018-09-17 不过那是后话了,我身后还要一只饿狼要应付,我心知情况不妙,也知道自己逃不了,但仍做最后的挣扎,努力想脱离冷淡男人的控制,而他单手便制住我的动作,丝毫不浪费任何时间,扶着巨根抵住我湿润的穴口,没有任何停顿便顶了进来。   「啊…….」我轻喊,下体抖了一下。他顶进来的速度很快,立刻顶到了我的子宫口,嚐过这种快感的小穴马上有了反应,一收一缩的缠住男人的肉根,快乐的迎接男人强势的插入,恨不得男人好好磨蹭花心,止住那深入骨髓的搔痒。   男人从后面抱住我的大腿,让我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他身上,小穴不知羞耻的收缩吸吮着男人肉棒的模样被其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好丢脸,不要看啊…….   「不要…….」我小声推拒,不敢像刚才一样放浪,怕被小迎听到我的声音。我庆幸小迎背对着我,否则我真无地自容了。   「怕被听到?」他马上发现了我的侷促不安,不但没有放轻动作,反而规律的动起来,一下一下顶在我的花心上,不轻不重的按摩我最敏感的地方,我立刻难耐的仰头靠着他的肩膀,小声的哼哼起来。   「嗯……..嗯……..」经过一小段时间的休息,我的小穴已经準备好再让男人操干一番,冷淡男人的动作正中下怀,我不自觉地享受他的插弄,淫液又开始流淌出来。下体酥酥麻麻的很是舒服,我的乳头开始硬挺起来,连微风吹拂过都能让我有感觉。   男人的肉棒很长,虽然已经顶到我的花心,还是有一小截留在外面,我庆幸他没有粗暴的全根没入,否则真会被插坏。   对面的高大男人和冷淡男人不知道是不是事先说好了,竟以相同的速度干我们两个,我看着小迎被高大男人以和我相同的频率一上一下的被顶弄,有种同时承受两份性爱的感觉,快感越来越强烈,呻吟得越来越大声。   「啊啊……..啊、啊……..」我想要像小迎那样捂住嘴,手却抬不起来,无力的垂在身侧,任由男人抱着我规律抽插,两眼无神的看着夜空,脑海里一片混乱,只剩下敏感的身体感受男人强制赋予我的快意。   小迎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虽然仍努力压抑,但听得出来气息越来越混乱,已经被干得快要承受不住了。高大男人一边抱着她插穴,眼睛却盯着我上下晃动的粉嫩巨乳,目光低级又下流。白皙、硕大又坚挺的一双大奶是我最大的骄傲,我每天固定按摩胸部,塑造最完美的形状,绝对是足以拍内衣广告的美乳,乳尖则是漂亮的粉红色,想不到今日却白白便宜了这群色狼,不但被他们视姦,还被又揉又捏的玩弄。   我被高大男人看得越来越兴奋,插了两百多下以后,冷淡男子干我的力道也越来越大,隐隐又达到一个小颠峰。   「啊啊、嗯啊~~啊啊──」前后才不过几分钟的光景,我已经无法理会小迎是否听到我淫蕩的叫声了,我忍耐不住,因为实在太爽了呀啊啊──我不懂小迎怎么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大声淫叫,相信她应该也已经爽得不行了才是,高大男人和冷淡男人一样都渐渐加重力道和速度,丝毫没有停顿,彷彿腰上装了马达一样,噗嗤噗嗤的进出蜜液氾滥的淫穴,这种快感没有任何女人能抵挡的了啊──   「哈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嗯嗯嗯嗯嗯……….」我情不自禁的扭动纤细的水蛇腰,依我们现在的体位,理应造成身后男人的不便,想不到他臂力惊人,丝毫不受影响,继续猛烈抽插我的小穴。   我……..好爽……..啊啊啊~~~被干得好爽、好爽啊啊啊啊~~~不要停、不要停!继续插我!插我!插我的小穴!哦哦哦~~~嗯嗯啊啊啊~~~小穴…….被男人操得…….好舒服哦哦哦哦~~~~快被磨死了啦啊啊啊~~~~   男人硕大的龟头撞得我花心直颤,淫水越来越多,简直淫蕩的不像话,我用最后一丝理智克制自己不要乱喊些淫秽的话,只敢呻吟,其实内心里巴不得男人就这样干死我。   「干得不够爽?」他明知我的顾虑,却佯装不懂,假惺惺道:「那我得再加把劲了。」语毕,他略鬆开对我的箝制,让我的身体自然下落,将长度惊人的孽根完全插进我已然乱七八糟的淫穴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他这猝不及防的深度一插弄得几乎要崩溃,哭喊出声。   本来他的尺寸就能轻鬆顶到我敏感的子宫口,现在更直直插进我的花心里,深入到从来没有男人到过的地方,比一开始被强姦时更加强烈的被侵犯感刺激得我流下两行清泪。   居然……..被插得这么深…….被强姦到这么深的地方…….太过分了…….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终于不属于我自己了,本来应该伤心,实际上却只悲伤了两秒钟,马上就被那如狂风暴雨般的剧烈快感冲击得直接达到一次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昂、昂、昂啊啊啊啊啊~~~~」这次的高潮来得太突然,我一点準备也没有,就像从山腰猛地被拉到山顶上,身体虽然十分舒服,精神上却跟不上,只能大声娇啼,「我又、啊啊啊啊~~~~」   我又被男人操得洩了阴精,量还不少,喷发的那一瞬间,除了我身后的男人以外,另外五个男人都从正面看得清清楚楚。   一个皮肤白皙的大奶纤腰美女,被男人用巨屌一举插到粉嫩肉穴深处,并一边高潮一边洩水,这幅画面恐怕会让所有女性羞得别过脸去,也会让所有男性胯下发硬。   「太狠了吧!被这小子插到底,不管什么贞女烈女都会被干成淫娃蕩妇,彻底爱上他那根屌。」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人这么说。   「这小贱货本来就又贱又淫蕩,跟插不插到底无关,天生就是没有男人活不了的淫娃,随便上也能洩。」另一人嬉笑。   我虽然脑袋混乱,但总还是听见了他这句羞辱人的话,正想张嘴反驳,插在我花心里的恐怖巨根便动了起来,把我被干得如同溃堤似的水穴磨得绵软一片,我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一样,瘫软在男人身前,不停抽搐的内壁想把巨根挤出去,却无能为力。   「啊啊.…..啊啊啊啊……..」   我才刚……啊啊……才刚洩了精…..又被男人…..接着干…….还干得这么深……..不行了……嗯嗯啊啊啊──我抵抗不了……..好深……..好深……..啊啊!又插进来了!他又…….插到底了──到底了──啊啊啊……..求你…….不要操这么用力……..太深了…….太深了……不要再进来了──好…….好……..好爽………好爽…….真的……..啊、嗯啊啊~~~~快要、我快要、爽死了~~~~   冷淡男人知道我虽然洩了精,但高潮还没结束,随便插一下都能让我魂飞天外,遂故意猛烈的抽插,在我的花心里胡捣一通,捣得我欲仙欲死,几乎理智全失。   「不要…….不要…….饶了我吧…….啊啊啊啊~~~」他又顶进来了!他又顶进来了!不要!我不行了──   我正被干得要死要活,对面的小迎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愉悦的呻吟终于无法压抑,脱口而出的是甜腻又勾人的淫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她这一回被干的时间比我还久,刚才还被火车便当了一回,现在已经爽到高点,準备迎接高潮了。   虽然我看不到她的正面,不过也能想像她不输我的一双大奶正压在高大男人的胸膛上随着身体上下动作而辗压得男人畅快不已,像用一对胸脯在帮男人按摩似的,樱色的乳头更是被男人的胸肌磨蹭得硬挺得不行。   「干!真好干!小贱人,再叫大声一点,不然我不干妳了!」高大男人也干到爽处,显然被小迎湿漉不堪的紧窒小穴吸得连脑髓发疼,粗得吓人的巨屌开始快速的进出,根本不顾小迎是否能跟上速度,发狠似的用力掐她滑腻的小软腰,一边狠狠往上挺跨,一边用力把她的腰臀往下压,力道大得令人心惊,像要把小迎撞碎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迎哀叫着,两只嫩手紧紧抓着男人的肩膀,连臀肉都隐隐开始抽搐,已经被干到极限,再也承受不了更多了,男人粗鲁的撞击还在持续,力道分毫不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啊啊啊啊~~~~~~」   「再叫!再叫!」   「昂昂昂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   「我要干死妳!干死妳!」   「啊啊、啊啊啊啊~~~~昂、昂昂啊啊啊啊───」被掰开双腿硬上的美女,终于彻底臣服在陌生男人的胯下,淫叫声销魂不已,大大满足了男人们的征服心理。   看着小迎堪称惨烈的高潮,我没有心力去同情,因为我自己也快要被干死了,叫得跟她一样激动。这波高潮久久不停,我都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直到我快要晕过去时,男人也快要到顶了,抵死操干我脆弱的粉穴。已经被男人的精液沖刷过两次嫩穴敏感察觉到男人要爆发的前兆,我惊慌的摇头,口里直喊不要。   「不要……..啊啊、不可以……..射在里面…….啊啊啊~~~」   嘴上说不要被内射,其实只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实际上我根本无暇顾及男人是否要把精液射在我体内,过长过剧的高潮已经快把我逼疯了,我彷彿天堂地狱都走了一遭,什么极乐极苦的滋味都承受了。   「少假了,刚才被内射两次,不是都爽得不行吗?承认吧,妳最喜欢被男人在淫穴里灌精了,蕩妇都喜欢被灌精。」   我没有…….我不是蕩妇……..我轻轻摇头。   我不愿去回忆自己刚才因为被男人内射而兴奋的洩了精的事情。   想当然耳,我体内的那根巨屌一定会在我温暖的体内尽情喷发热液,我心里也不得不接纳这个事实,便有些自暴自弃的沉浸在快感中。   男人在一番猛烈操弄后,深深的一插,插到最深处,被迫绽放的花心紧紧吸附住巨屌,热切期待着迎接男人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本来已经做好了準备,也知道被内射的快感十分强烈,和高潮差不多,殊不知被男人插到花心里灌精是全然不同的档次,岂止是舒服可以形容。那是一种爆炸性的感受,在专属于自己的私密领域被男人硬是灌入大量的精液,烫得我无法思考,爽得我魂都飞了一半,两条腿紧紧绷直,连脚尖都在颤抖。   「昂、昂啊啊啊~~~~不要再射了啊~~~~」   太多了!太多了!不要再射进来了…….啊啊……..会满出来的…….我的子宫…….被灌满了陌生男人的精液…….不要啊……..好烫…….烫死我了…….啊啊啊──子宫被烫得…….好爽…….好满足啊啊啊~~~讨厌…….怎么还没射完……..啊啊啊…….好烫、好烫啊…….   我被内射得眼泪止不住,其他人一看就知道我是爽得升天了。前一刻才求男人不要射在体内,下一秒就被内射到爽得哭出来,连我都知道这样的女人真是淫贱不堪,同时也最能刺激男人想强姦她的慾望。   不过…….不过真的好舒服啊……..子宫内被灌精居然能这么舒服…….我从来也想不到。哦哦哦哦………又射进来一股……..又一股……..太多了…….不行啊…….爽死我了──好爽啊啊啊啊~~~被男人内射……..真的……..好爽啊………啊啊啊………   我早已忘记不愿被男人在体内射精的初衷,只感觉舒服到了极点,隐隐又达到一次高潮。   我完全沉醉在快感里,其他男人凑上来玩弄我的巨乳,我也无力推拒,刺猬头兴奋的吃起我的粉色奶头,淫邪的舌头快速的上下舔弄,另一边奶子也被眼镜男抓住不放,粗鲁的揉捏,我忍不住叫出声,下体一阵抽搐。   「啊啊啊啊……..」   才刚被干到高潮的身体异常敏感,他们玩弄我乳房所造成的快感比平时更清晰,我不自觉的挺胸,用肢体语言表达我的欢迎。   「啊啊啊啊啊~~~~」我应该已经没力气了,至少是拿不出半分力气抵抗,但我怎么会左手急切的抓着眼镜男的手,彷彿暗示他继续折磨我的乳房,右手按着刺猬头的后脑勺,彷彿恨不得他继续用舌头亵玩我的乳尖?   冷淡男人已经射完精,扶着我的腰从我体内退了出来。男人的孽根一抽出去,先前被堵住的精液和淫水立刻流出来,量多得令人脸红,任何人都能看出刚才战况之激烈。   我的腿上淌满精液和淫水,这认知让我暗自兴奋,连指尖都微微发软。   本来正揉捏我左边大奶的眼镜男立刻补上冷淡男子的位置,迫不及待的把巨根捅进我淫蕩的小穴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杨过之母女通吃